電台DJ / 和音歌手

Facebook: hoiununa

《找到共鳴之後,回到開咪之前》

《青鳥》 - 黃浩琳 Lillian Wong
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U8q-jP8MaIA

回想大學最後一年,偶然在宿舍發現設計型格的明信片,上面是《DJ生還者》的報名表格。當時有一鼓奇怪的「填表癮」,飛快地老作自己的「DJ夢」就寄了出去。我承認我並非 “When I was young I listened to the radio” 的小女孩,但世事就是如此玄妙,即使當時處於FYP和表演綵排的高峰期,還是不知不覺地過五關斬六將最後成為電台DJ。

然後怎樣?電台絕對不是一個讓你飛上枝頭變鳳凰的地方,經歷幾年的無師自通、成功征服數條「飛打」(fader, 同時控制不同播放器的推軌),確定和強化自己的主持風格,爭取機會戰戰兢兢的完成第一個歌手訪問(而且是國語)。直至有一天,終於收到監製電話,你可以主持一個4小時的音樂節目了。當時想感謝的不是誰,是自己,是一直沒有選擇放棄的自己。

如果要形容DJ這項工作,其實就像走鋼線,沒有捷徑、也沒有回頭路;沒有人能告訴你這條路該怎樣走才到彼岸,直到你一旦失足、就只有千古恨。在電台做直播,咪前失言,固然是大忌;但說話既出,如何能「靚兜完場」,才更顯功架。畢竟你總不能下下say sorry,真錯不能不認、但錯得多以後就「水洗唔清」。曾渡過多少個主持《輕談淺唱不夜天》的凌晨,4小時共需要播放大概48首歌,必須於睡魔來襲時仍然「chok把靚聲」,咬字清晰道出每一個歌曲故事;以至配合聽眾心情而即時點歌,再借歌曲間的留白娓娓讀出來信,現在想來除了刺激,更覺回味。

當然,DJ和走鋼線的人一樣,任你滿舌生花,也只是一個表演者。電台工作是個夕陽行業,當中不乏「識講嘢就係專家」的人,把大氣電波的浪漫愈抹愈淡。其實做DJ和打任何一份工一樣、「心裡有熱情,這裡有共鳴」;而我的共鳴,就是來自音樂。「熱愛音樂」不是一個口號,是當你一推fader、音樂一起、便會隨著感覺tag歌,為聽眾準備適合不同心情的音樂節目。初來報到,送大家一首歌曲,往後再分享我的咪後生涯。

COPYRIGHT 2019 ©ALLGIRLSHK.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