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94年。

電視上的張國榮,叨著一口煙,連發呆也特別瀟灑。坐在對面的劉嘉玲,她是玫瑰、一個天生屬於舞台的女人,呼出的煙圈份外嫵媚。家明和玫瑰本是金童玉女,中間殺出一個女扮男裝的袁詠儀,家明視他為知己、玫瑰待他如姊妹。一個非洲大草原的夢,讓家明質疑自己「中途轉基」、卻不知眼前讓他百般惆悵的子穎原來是女人。

第一次看《金枝玉葉》時,最深刻的必然是子穎和家明在鋼琴前、一句一句寫出《追》,成為後來的經典金曲。曾經,我幻想過每一首歌曲背後、都有這樣浪漫的經過;到第二次看的時候,被子穎的哭位煽動出一大串眼淚,回想起來大概當時應該是剛失戀了;第三次看,深深被子穎的「真」感動到。人愈大,愈珍惜逝去的時間和純真。

《追》-張國榮 (節錄至電影《金枝玉葉》

【由春嬌志明倒帶到金枝玉葉】

電台DJ / 和音歌手

Facebook: hoiununa

張國榮戲裡戲外都是顛倒眾生,男又好、女又好,誰沒有被他迷到?家明和子穎、子穎和方姐,添加了複雜的性別認同情節,卻還原每一段愛情中最寶貴的感覺-真愛。20多年前的寫實電影、相比於現時的春嬌志明,不禁令人概嘆。活在自小已存在的社會壓力下,一男一女結婚生子供樓養車成為標準的生活模式;金錢掛帥早已不在話下,拍拖為了尋找結婚對象、分手原來是要迎來下個條件更佳的伴侶、勉強結合只因對得住自己為了你,已成為高危中女。可是,愛情不就是應該簡簡單單,就像家明和玫瑰,對愛的說愛、不愛的說不;有過快樂的時光、無須勉強的為事業面子而留著情侶的軀殼。沒有目的的愛情、才算是真愛。

 

當年《金枝玉葉》2集電影,共奪5千萬票房,可算是香港影壇上成績不俗的愛情電影。最近把2個系列5套電影都看了一次,由家明到志明、子穎到春嬌,拍攝先進了,但社會卻在倒退。電影是寫實的,我們都在孕育何等歪曲的愛情觀,容不下一丁點意外、看不過眼一小撮非主流的大眾;漸漸我們只能在漆黑的電影院內、落幕前投射自己心底裡對愛情的渴望。

COPYRIGHT 2019 ©ALLGIRLSHK. ALL RIGHTS RESERVED